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總算開始了

24884038261_a9d0a7035b_o
一直以來,覺得沒開車的自己好像是弱勢團體的一份子,即便我是好手好腳的-因為有太多貪圖方便的駕駛只想到自己,沒有顧慮到行人,所以像這種直接停在行人穿越道上的雞毛蒜皮,頓時讓我成了弱勢團體,走到對街去還得留意會不會被後方衝出來的車輛撞到。

2016年5月29日 星期日

杯具之後

IMG_20160529_223010
望著廚房天花板掉落後留下來的謎樣空間,磚頭裸露無遺,相較於其他沒有天花掩飾的牆面,這兒簡直是化外之地。

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杯具在我家

IMG_20160527_064825
這是今天早上廚房的照片:矽酸鈣板離開了它的位置,只剩T5日光燈管的電線將近20公斤的它,繫著。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花日記-八阪神社到平安神宮

348A4293
八阪神社。位在四條的盡頭,從此開始就進入了林木荗盛的寺廟區,從地圖上來看,一座接著一座。

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348A6952
Blue Bottle, Sight Glass, stimulator.

三個有共通處,也各有不同;全都可以入口,但也不完全可以入口。

生命是最偉大的導演,生離死別全都在祂的巧妙安排下輪番上陣,該出場的,該退場的,該成為主角的,是跑龍套的,淡入的、淡出的,或者是蒙太奇,甚至是一鏡到底…所有的技法調度,全都由生命作主。只是,身在其中的演員,往往不曉得自己扮演的角色,直到很久很久以後…

G,T,B。我們仨各自的英文名字,分別在生命裡的不同時間交疊,最後卻是全都交織在一起,然後又在各自的軌道上行進著。

在命運將我們仨交織之前,我們完全不曉得竟會有這種巧合-或者對生命來說,所有的巧合都是必然,只是我沒有參透而已。


謝謝你們。

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夢-考卷

我穿過一陣人群,走進一間教室裡。教室裡空著一些座位,黑板上寫著起迄時間,還有缺考代號32XX,此刻似乎是12點多。我望了桌面左上方的編號,走到我的座位坐下,翻開考卷作答,在黑板前的監考人員便把我的代號打個叉,是說我缺考後又出現。

才翻過考卷作答不久,裡頭坐著的人陸續交卷,甚至開始聊起天來,這時刻說是考試也像,說不是考試也像,倒不如說是聊天會更像,只差不是同樂會而已。

其中有個女生,就站在我的桌旁,彎腰和我前方的人在聊天,時不時她還會碰到我的手,既讓我分心,又讓我興奮,真尷尬。即便如此,我還是努力的把注意力放在考卷的題目上,盡力答題。

有一題圖形題,看起來是地殼漂移前、某個大陸的模樣,要回答的是,這是幾千萬年前的地球。答案有四千萬、五千萬,還有兩個我沒印象。大概就這兩個中的一個吧,我判斷。

想著想著,我想到昏迷過去,醒來發現已經是兩點多了,每個人都交卷了,教室也空了,我…

* * *
然後就醒了。

果然,清晨起床上了廁所後,又再躺回去,直到鬧鐘響了我才驚醒,要上班了。

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

追風,再度

4324
這是今天的路線圖,顯示為蛋糕刀的概念,也是平常的短路線,可以在一小時以內解決的。

今天下午實在是太熱了,熱到整個人都快融化了,卻不想沒有任何作為。讀著「芭樂人類學」、順便滑著手機玩蠢蠢之際,想到好久沒去騎車了,便動念趁太陽沒那麼毒辣的傍晚上車去。

2016年5月11日 星期三

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

義遊未盡-食大利Eataly

348A5822
紅藍白,三個顏色;italo NTV Eataly,三組英文。位置最高的英文,就是此行義大利之旅的終點了。

Eataly巧妙的把EAT和Italy結合,丟進股狗翻譯是宜大利,但相對應的中文,我會認為是食大利,因為「食」這個字有個發音就是「義」;漢朝有個酈食其(ㄌㄧˋ ㄧˋ ㄐㄧ),陳留高陽人,是漢王劉邦的謀臣,正是這個食。

換句話說,義大利人玩文字遊戲,我們也有破音字可以對付,誰也不吃虧。

義大利這個歐盟裡擁有最多有機農業面積的國家,用EAtaly強調飲食的重要,其實也只是剛剛好而已;我們也有「食食在在」的義美哩,哈!

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花日記-東寺不二櫻

348A4214
東寺不二櫻,全景。

在飄著毛毛細雨的夜裡,點綴著一些燈光的東寺,其實還來不及全部逛過一遍,就已經被不同區域的景色給吸引而拍起照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較好的構圖。儘管如此,東寺不二櫻的氣勢還是無與倫比,以壓倒性的震撼佔據了許多照片的主要畫面。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夢-流水、小屋

我在一個茂密林木的山坡上,躺在山溝上的水泥板。潺潺流水聲不止息,甚至水勢有點兒大,簡直可比颱風來臨的水量,只是,我看著這個水量卻也納悶,怎麼這麼多的水,卻還流得順暢,絲毫不見阻塞或滿溢呢?要是溢流出來,可不就成災了嗎?

看了一會兒,我起身,隱約注意到身旁似乎還有另一個人也躺水泥板上,不過,這個人到底是誰,我沒怎麼放心上,起身就往山坡下的屋子走去。

進到屋子,略為幽暗的空間,有個長廊。穿過這道長廊,有個陽台,外頭是片開闊的山景,可以看到紬細的雨絲,將遠處披上一層白霧。走回頭時,才注意那長廊的左手邊有許多個小房間,地上也堆了不少鞋子,不同房間還傳出不同的聲音。原來這些小房間是不同老師的研究室,裡頭大概是擠了不少的研究生在討論著事情吧。

* * *
好久沒把夢記得這麼清楚了,真過癮!

前些天買了個外掛式濾水器裝在水盆裡,潺潺的水聲在夜裡特別清晰,也難怪我在夢裡都能聽到…

至於研究室或陽台景觀或什麼的,目前沒有特別的連結。就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