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8日 星期六

就是新年快樂囉~

我的心意,不因花落而謝;
我的祝福,不因天雨而陰,
show

2006年1月14日 星期六

青梅竹馬!




好久不見的朋友,從美國回來,
是小時候的玩伴,
長大後,各忙各的,
難得聚會幾次。

這次,我們在無名上相遇,
知道對方的近況,
彼此打氣鼓勵,
某種奇妙的東西又被接上了,
幼年的點點滴滴浮上心頭,
真是奇妙。

在她離台的前幾天,
特別買了好吃的蛋糕來滿足這位烹飪達人的味覺,
晶亮的玻璃杯盛著軟軟的慕絲蛋糕,
那唯一沒被吃掉的反而成了照片,
吃掉的,當然就進肚了。

給我的青梅竹馬。

2006年1月13日 星期五

奇怪的報告場合?!

頭痛了好久的文化心理學報告,
今天終於有個明確的答案了:
下星期五下午開戰,
一路把半數同學的報告搞定。
這還不打緊,
今天竟然是老師請同學吃飯,
還是一家頗有格調的餐廳,
師母也出席了!
酒足飯飽之餘(真的有酒!),
開始作報告。
報告?!
沒錯!

在昏黃的燈光下,
在Air Supply的情歌聲中,
在穿梭走動的美眉服務生的身影旁,
同學努力報告讀書心得,
我也在有聽沒有懂的狀況下,
提出我的疑問,和同學互動。

嗯,不管怎麼說,
都讓老師給請了,
報告還沒做完的我,
也該把書請出來看了…

2006年1月10日 星期二

住院記 part 3

其次,我感到孤獨。

在生病的過程中,
儘管每天都有家人來探望、儘管同房的還有其他三個病友,
身體的不適、內心的無奈,
其實都是自己一個人孤伶伶的去承受,
任誰都無法取代的。
護士巡房之後、家屬歸返之後,
四個病患,毫無任何交集的,誰也沒有先開口,
即便是書本,也只是我逃避孤獨的方式而已。

孤獨,可是無可遁逃、任何人都必需面對的狀況,
只是在生病的時刻,特別明顯罷了。
硬生生的給我撞上了。
然而,這次的孤獨,
和外島服役的孤獨經驗有很大的不同:
在外島服役的初期,
對環境的陌生以及隔絕於台灣的親友,
再加上服役造成的壓力,整個人陷入深深的絕望中,不單是身體上的孤獨,更是心理上的孤單,
當時的慌亂感特別強烈;
在住院期間,由於狀況明確,
又在熟悉的台北,親友都在附近,
再上身體並沒有太多的限制,
因此反而獲得好好休息的機會。
看來,孤獨感其實有著相對性,而非絕然。
如果推展到極致,存在性的孤獨才是每個人無法逃避的,
不管年齡性別、不論健康與否,
孑然一身而來,孑然一身而走,
都不是再多的功名利祿、外在條件所能彌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