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

友情開箱

348A5107
這段很久很久的交情,在時間上幾乎是近半輩子的事,在空間上也差不多是半個地球的距離了。

2015年4月28日 星期二

希遊記-看照片12

348A3092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這是在 Santorini 的最後一眼夕陽,過了今天,不知何時才能再來這裡看這片美麗的愛琴海。絢爛的時光總是短暫,度假的時間總是飛快呀。

2015年4月26日 星期日

夢-兩個校園

我受到一位校長的邀請去參加他的畢業典禮。那是位於山丘之間、傍著溪流的美麗校園。那位校長和我認識頗久,算是有一番交情。

越過一座小小的水泥橋,進到回字形的校園裡,四周都是低矮的建物,一個紅土操場在中央,建物後方盡是綠色林木,可說是緊緊將校園包圍起來,

許多小朋友在操場上、建物裡穿梭,似乎大家都很期待典禮的進行。我看左右無事,也跟著在校園裡走動。我看到一些穿著不同制服的小朋友,以申字形的方向,先是走進這個校園,穿過操場,又往另外一座小小的水泥橋走去。我納悶著,怎麼這麼小的校園裡,還有不同的學校呢?

我也跟著那些小朋友,走向那座水泥橋。待我走近些,才發現是兩座窄窄的水泥橋,橋面只容一人行走,橋頭竟有成人把關著。此刻我已來不及回頭,只好硬著頭皮向橋的另一端走去。那人見我從這個校園走來,也沒多加阻攔,想是他已見怪不見。我才走進這個校中之校,便聽到一個聲音響起:歡迎來到「上禾小學」。明明我先前是受邀到AB學校,怎麼這回又換了名稱呢?難不成這真的是另一個學校嗎?

這個校園明顯和前一個不同,它的四周變成峭壁,而且峭壁上滿佈許多水泥建物,我剛剛走來的橋旁,明顯可以看到向下的階梯通道,似乎是往地下室去。

我找了個靠近河邊的欄杆靠著,拿出我的智慧型手機,打開地圖及定位系統,想知道這裡究竟是哪裡。地圖是跑出來了、定位也出現了,溪流也有、山丘也有,偏是只有見到代表AB學校的淺綠色色塊,這個地方在地圖上竟是沒有任何顯示?!

剛剛還在的那些小朋友大概都進到不同的建物去了,陸陸續續進來的大人小孩,很快也進到不同建物裡去,只剩橋頭的成人依然存在。漸漸有股不自在的感覺,我打算循著原路回去。敢情我是進到一個要塞來了!

穿過橋,回到原先的校園,那個像是桃花源要塞的校園就被我拋在腦後,剛好趕上AB學校的典禮。只是主舞台離我很遠,於是我拿了板凳站上去,適時又出現了個圍牆讓我把相機及望遠鏡頭靠上去,在舞台中央的那校長,在望遠鏡頭中仍是不夠大。

* * *
這拍出來的照片能交差嗎?怎麼我會進到一個地圖上不存在的校園呢?

現在我遭到什麼狀況,以致於我要遠遠的看著自己在台上演說?

放在我的生命架構來看,我把自己帶到一個沒有地圖可看的人生下半場,然而,四周似乎又很穩固;我要把自己困在這裡,還是站上台呢…

2015年4月24日 星期五

富士蘋果磅蛋糕

348A3545
常上市場亂逛就有這好處:發現特價水果。上次就在市場發現了寶,結果做成 青蘋果磅蛋糕,不意外的,這次是看到紅通通的富士蘋果,塊頭更大、色澤更鮮。結果當機立斷,毫不猶豫的下手買進。

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

夢-公車、樓蹋、地鐵

我和旅伴在日本的某地搭上客運,要前往一下個目的地。那個目的地該是臨時才出現的,只因為腦海裡出現一幅地圖,上頭有大大小小互相交疊的生活圈,其中一個寫得特別大,O田。某個特別大圈的地名吸引我, 決定就在該地下車。

看是個城市,幾乎是Las Vegas的翻版,到處是金碧輝煌的大型建築物,卻是沒什麼人跡。我行走在其中一棟大樓挑高中庭,至少有十層樓的高挑空間,非常雄偉,然而層層疊疊的樓板卻是歪歪斜斜壓在一輛重型吊車上。此時聽到有個聲音,原來是該吊車打算要拆除這樓房,因為施工地點錯誤,導致好幾層樓板壓住重型吊車,工程至此停擺。

看了看,好像沒有什麼看頭,決定再搭公車離開。

等呀等的,好些輛公車進來這U字型的道路底端,停了下車,好些個學生下了車,然後就無視等車的我開走。明明我是在公車站牌處,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不知過了多少,天色漸漸變暗,好容易又有一輛車子開進U字型道路,眼看就要轉出來。我知道如果沒把這輛車擋下來,不曉得什麼時候還會有車出現。旅伴衝到馬路上,舉起雙手,硬生生將車攔停。司機也配合的讓我們上了車。原來這輛車不是公車,而是當地載送幼兒的廂型車,車裡還有幾個娃娃。我們比手劃腳又拿出地圖向司機說明,滿臉笑容的司機便開車上路,也不曉得他有沒有聽懂。

車子停了下來。我們改搭一艘舢板。是個年輕人在操舟。

順流而下的同時,我也放下了心。他邊搖著櫓操控方向,邊向我介紹:這段堤防有個缺口,從延伸而下的沙灘向山上拍,剛好可以拍到軌道車行經堤防缺口處。這可是非常熱門的景點。

他說的似乎是日文,又不是日文,但我可以了解他在說什麼。

順著他的解說,我看了河邊的風景,的確像是他形容的,尤其是陽光從山後灑下,軌道車又經過時,一片蔚藍海岸…根本是灌籃高手裡晴子揮手的平交道呀~

軌道車?!等等!

我突然驚覺到,可以在這兒上岸搭地鐵或捷運,前往都會區,那我就不必再慢慢的等公車了。

這麼一想,我便看到岸上不遠處有個鏤空的樓房,很像是中華商場的模樣,行人穿梭其間、車輛進進出出,不遠處還能見到軌道車行進。

「eki, eki」我用僅知的日文問他,還比了手勢。

呀,你是要搭地鐵呀!就在這裡下船好了。他的意思是這樣的。

* * *
昨天和社團伙伴聊到他的工作近況以及他在正念上的練習,還有他的夢境云云。回到家,東摸摸西摸摸之後,睡夢中有這樣的場景。

是旅伴,也不是旅伴。

是日本,也不是日本。

樓是蹋了,也不是蹋了。

等不到公車,也還是上了車。

* * *
就佛洛依德來說,夢境分為兩個層面,顯夢與隱夢。

顯夢就是直觀上的意義,是日本就是日本,是旅伴就是旅伴,是大樓就是大樓,是公車就是公車;凡是夢境裡出現的,都是對映到現實生活中的事物。

隱夢則是更深一層的意義,日本是與異地有關的,旅伴是和他人有關的,大樓與個人建構有關,公車和意向有關…僅僅是有關,沾到一點邊都算。也因此隱夢可說是潛意識的大寶藏,是白天未能滿足的欲望,以各種包裝呈現出來。既然是各種包裝,就有各種可能,人言人殊,沒有誰說了算這麼一回事。

就榮格來說,夢是各種象徵,夢也是預示,夢也是陰陽,都是自己的一部分。

完形把夢境裡各種出現的場景物品全都當成可以對話的對象,歐曼甚至邀請更多人一起來說夢,怎麼評論都行,就是不要攻擊夢者。

* * *
正因為是夢,就有好多可能。

或者就如佛經所言: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夢就只是夢。 XDD


佛洛伊德的雪茄,也只是雪茄而已~

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希遊記-看照片11

348A3007
Triana再訪。這是在Santorini的最後一次午餐,不想隨便解決,想想還是這裡好吃,所以又來報到。當然特別向老闆說了緣由,讓他開心一下。

2015年4月18日 星期六

夢-重新格式化電腦

我在一間半開放的辦公室裡,坐在電腦前。後方是人來人往的樓梯間平台,我所在的座位大概是在1.5樓的地方吧。

我在鍵盤上敲了幾個字,閃著白字的黑底螢幕出現,此時3.5吋軟碟片已經置入磁碟機,隨時可以按下ENTER鍵動作:
f:\>format /1980 /s

我的腦子裡只想到,這麼一來,亂七八糟的硬碟資料,可以一口氣清得乾乾淨淨,何況我有兩顆硬碟,基本上系統碟不動,第二顆硬碟也沒關係吧。只是我遲遲沒有按下ENTER鍵。

在我身後的長官看了我呆坐在電腦前,問我怎麼了,還有別的事要忙嗎?不然他要指派新的工作給我。一旁經過的K君見狀,代我回答,說我正在等電腦回應云云。

不久,K君和我來到樓梯間私語,聊到他即將要被外派到遠地,似乎已成定局,頗讓他苦惱。我說,你一定要重新和公司商議,看是要讓你可以提早下班,或是提高package,畢竟外派區很遠,這和當初進公司的條件完全不一樣了。

* * *
又是因為想上廁所而醒來。

起床之際,曉得自己正處於關卡之中,似乎是原本進公司的工作狀態和現在已有很大的不同,那外派不是指我要遠行,而是我心境上的轉變,要往下一個目標移動。

究竟是好是壞,不知道。然而在作夢的前個晚上,回到以前的工作地點,見了不少的伙伴仍然孜孜矻矻,奮力於自己的崗位,內心頗有感觸-離開那裡已將近8年!

是說,我的人生要重新格式化嗎?

2015年4月16日 星期四

一個人的午餐

348A3608
這是大賣場的特價起司餃grote ravioli,沒吃過,便買了一包試試。忘了翻到背面看中文翻譯名稱,連股狗都找不出它的中文…只曉得這是種菌類。

2015年4月15日 星期三

然後,被FB綁架了

今天在臉書上轉貼了最後一篇文章,傍晚要再登入時,發現我不論是做什麼,例如回應友人的訊息、更新我的近況…等,臉書就是回應我「嘗試使用其他裝置」,然後任何動作都無效,還伴隨著一個黃色驚嘆號。

ClipBoard-2

先是股狗了這個關鍵詞,得到的訊息大意是我的帳號被盜用啦、被檢舉啦、廣發垃圾訊息啦…blahblah之類的,所以我的帳號被封鎖了。

是我求仁得仁嗎?還是我最後一篇貼文太銳利了,以致於被李姓人士檢舉?

想想我的最後一篇貼文是這個:
ClipBoard-1

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夢-被盜水

我走在長廊上,準備回家,沿路我注意到有好幾戶的外牆都被打掉,裸露的紅磚處處可見,似乎都在進行大整修。走在我前方的A突然又返回來找我,說屋子裡有奇怪的情況。我趕緊三步併作兩步,打開鐵門一看,看到天花板落了下來,原本綁天花的鐵絲都垂了下來,好像柳枝。

打開鐵門不久,隔壁施工的大叔很快跟了進來,也沒打招呼,只說要調整什麼。他逕自走向右方去打開水龍頭,水龍頭接著一條工業塑膠管正是往他走來的那個屋子-顯然他是來盜水的!

他知道被我視破手腳後,很快走了出去。我也跟著出去,看到隔壁屋子似乎有人要搬進來,忙著將一箱箱的紙箱往屋子裡搬。

* * *
是說我最近有什麼變動嗎?

醒來後覺得自己的屋子被人闖入,直覺想到是原本堅實的我的某個內在部分遭到挑戰或變動…

* * *
今天開始看一本新借的書:不上班去釀酒-葡萄園教我人生四堂課。一位搖筆桿、喝了酒會起酒疹的資深優秀記者,竟然辭了工作大老遠的跑到南半球的紐西蘭,住進一座酒莊裡…

很奇妙的轉換。是說,人生本來也有許多無法預料的事。

前些天閱讀<如是深戲>時,其中有篇文章「知道」提及英文的一篇論文,訪談了七位經歷生涯轉業的中年人士-這七個人國藉各異、年齡有別、職業領域頗廣-共同之處在於他們的人生字典裡,都沒有「生涯規劃」這四個字。

我特地去找到這篇研究:Chaotic careers: a narrative analysis of career transition themes and outcomes using chaos theory as a guiding metaphor, British Journal of Guidance & Counselling, Vol. 40, No. 4, August 2012, 395 410

第一個字就是 Chaotic-混沌。

一直以來,許多人認為生涯該像是一條明確的道路,只要做好測量、畫好藍圖,接著就可以招(ㄗㄨㄛˋ)標(ㄌㄜ˙)發(ㄗㄞˋ)包(ㄕㄨㄛ),最後等著驗收就可以打包收工了。

是這樣,也不是這樣(有講等於沒講)。

在山坡、在平地,只要架起黃色的三角測量儀、找出基準點、定好水平,便可以開始行禮如儀的進行測量。偏偏人生的基準點在於原生家庭,而每個人的原生家庭都不同,我所謂的基準點和你認為的基準點,到底該以誰的基準點為基準呢?父親的?母親的?父親的父親?父親的母親?母親的父親?母親的母親?

各式各樣的測量工具可以協助人們找出自己的興趣所在,生涯興趣量表、職業興趣量表我喜歡做的事、ucan 職業興趣量表、holland 職業興趣量表、職業興趣探索量表、影像式職業興趣量表、史東職業興趣量表、庫德職業興趣量表、圖畫式職業興趣量表、MBTI…

工具何其多?

然而發包過程可能會遇到原物料價格波動、天然災害、政經環境改變…這都是發包前無法預料的。Gaudi 在巴塞隆納的聖家堂已經蓋了一百多年還沒完工,就是個明證。

其實,不管如何規劃,人生不會是一條直線,然而在做了再說的實踐過程中,我們回顧自己的所做所為,透過整理敍說,逐步建立起自己的驗收標準,一件件、一條條的為自己所走過的人生路途連成一串,形成自己獨特的生涯路徑。

是自己的發現,而不是別人的藍圖與基準;聆聽者只是參與自己的整理歷程而已。為而不恃。

* * *
好吧,只是被別人接水而已,至少屋子還在。 ^^"

2015年4月12日 星期日

希遊記-看照片10

348A2871
著名的藍頂教堂要怎麼找才會最快呢?其實Santorini非常小,沿著最熱鬧的商業大街往 Firostefani 大馬路的方向走,很快就會看到這個地標教堂的鐘塔。

2015年4月10日 星期五

車水馬龍裡的寧靜

348A3269
八卦窗。很難想像,鬧區裡就有這麼安詳的古意,就在我吃完午餐後的對街看到。

2015年4月8日 星期三

夢-擠下水

我在一座山丘的頂點處,坐在纜車裡,再往前不到10公尺就是山頂終點站,明顯可以看到一條上山的黃土小徑。纜車尚未靠站,暫停時,一對母女就站在車廂旁,還比起手勢示意要讓我先通過。我在車廂裡,隔著玻璃對她們聳聳肩膀攤平雙掌,嘴裡還默唸著「我也沒辦法呀。」

不久,我下了車,沿著小徑要走上山丘。前方有座吊橋在湖水之上,通往另一座山頭。那吊橋寬度有限,僅容得一人而過,很難錯身,非常窄小的一座橋。待我走到吊橋入口時,看到橋身因為重量而下垂,幾乎要貼近湖面,而橋上是排了長長的一串人龍。見到這情況,我停下腳步,不禁猶豫了一下,這吊橋能承重多少呢?

就在我停在那裡,讓橋上人龍距離我有好幾步時,後方出現了不少聲音,「我們只是要去下方的走道」、「往前走呀」。我向下望,的確是有條叉路通向另一條步道,也有不少人是往那方向前進,於是我開始一步步向前移動。只是,隨著我的前進,橋身越來越低,最後我看到先前已拉開距離仍在橋面上的人,竟然逐漸沈進水裡去,而且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我後方的壓力越來越大,似乎有更多的人往我身上壓,原本下傾的橋身,變得更為陡峭,眼睜睜看著前方沒入水中的行人,我嚇到努力的向上蹭向上蹭,大力的想要擺脫加諸在身上的重量。好容易我脫離了那明知下沈卻又向前走的人龍,閃進一堆二樓平房的建築群裡。

呼,好險。

* * *
這麼拼命的想把我擠往水裡,而且後面的人完全沒在怕死的,是怎樣呀~ @@

問題是,隨後的夢境出現,有人肩上扛著大型包裹起的油布,似乎就是在水裡淹死被打撈上岸,即將被運送到別的地方的屍體。嘖嘖,這夢的死亡陰影也太強烈了吧!

儘管夢境清晰,但作夢前一天發生什麼事,我竟然忘了…囧…

2015年4月6日 星期一

希遊記-柑仔店

348A2870
這是柑仔店的外觀,在夜裡比較迷人,白天則灰撲撲的,沒什麼特色。

2015年4月4日 星期六

春天賞花

348A3446
元月盛開的山櫻花,這回不但冒出新葉,還結了堆紅通通的果,不仔細看,還不容易看見。血紅色的汁液,偏酸的滋味,果肉不豐厚,這種種原因,讓山櫻的果實始終沒受到太多重視。反正,山櫻花是觀賞用的,沒什麼差別。

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夢-遞草莓

我在一個黃土廣場上,和一位戴著黑色墨鏡、剃著短髮、看起來像是大哥級的人物錯身而過。在彼此擦肩而過的瞬間,我放了顆草莓到他手掌心,不料,那顆草莓迅速滾落地面。只見那人面不改色的彎下腰拾起那顆草莓,繼續前進。

而我也繼續前進,毫無懸念。

* * *
醒來後,有股深深的療癒感-我放下了。

在這夢的前一天,跑了三個地方,好久沒騎機車去到這麼遠。固然搭捷運速度很快,但最後的目的地離捷運站有段距離,所以動念騎車,也算是重溫舊夢。

去到最後的目的地,奈何又再撲空一次。至於何以撲空,以及經歷的細節,在此不表。

走這趟路,對我來說其實在盡一分心意-受人之恩,當思回報。吃了人家的、拿了人家的,我念茲在茲的就是打算以我拿手的純原料麵包回饋,一來是市面沒得賣,二來是工序複雜,就這兩點顯出我的誠意。

只是都吃了閉門羹。只得悻悻安慰自己,緣盡於此吧。

然後晚上便作了這夢。醒來後就放下了。

I've comple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