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夢-體育課

我從教室向外探頭,看看外面正在上課的班級。是大一新生,隊伍排得整整齊齊的,不曉得他們認不認得我這個學長。我往前走了幾步,離隊伍更近了些。此時,我看到左手邊有穿著白色緊身汗T、膚色古銅剪了平頭的的活力男子,看起來像是體育老師。感覺上他的年紀和我差不多,肌肉結實、精力似乎無窮盡。

我沒開口,就能感受自己在和他對話。

「你看來好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呀;我是文學院的。」

「怎麼你現在是體育老師?」

「…」

就覺得自己好想和大一新生一起上體育課呀!

* * *
突然左腳抽筋,醒了,等不到對方的回答。

難不成我在夢裡跑了100公尺短跑還是馬拉松嗎?囧rz…

* * *
近日開始想著怎麼在家裡開工作室而不必進行大工程,所以研究了矽膠烘焙墊。以我的大書桌為工作枱,鋪上矽膠墊就成了。唯一要苦惱的是,麵粉很細,容易亂飄,這就比較麻煩了。

那些大一新生,可是我嚮往的青春~不完全是如此,而是,我想要帶徒弟,或者嘗試這個工作模式。總之,不試怎知行不行呢?

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希遊記-看照片1

348A2054
克里特海。這是從民宿的陽台拍到的照片,時間大概是當地傍晚。

348A2050
離開巴士,只知道民宿離車站不遠,但還是先到島上唯一認得的便利商店補貨。營業時間還滿短的;至於有多短,忘了。 ^^"

2014年12月27日 星期六

1.4 vs 3.5,通通都是L

348A7276
24mm,24個妹妹…不,事情不是這樣的。

348A7285
實情是如此:24mm 對上 TS-E 24mm。從鏡頭型號刻印的看式來看,左方的24mm是直接印刷上去的,右邊的24mm不但字體比較大、使用額外的銘板,而且採蝕刻方式,更別提那個美麗的Canon標誌了。(便於行文,底下以1.4代替24 mm F1.4 L II,以3.5代替TS-E 24 mm F3.5 L II)

2014年12月24日 星期三

平安喜樂

348A9014
再度來到聖家堂。說得好像我離開聖家堂很久了,也不過才一年前的事而已啊。

348A9013
帶了相機,從後面繞了過去,先拍了側翼。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夢-巴士、矮屋、心悸

我到一個類似出租公寓大廳的地方去找朋友D。D是一個很有天份的藝術家,畫得一手好畫、寫得一手好毛筆字,。我和D上了輛公車,要去他住的地方。原來這裡並不是D住的所在,而是他平常出沒的處所。我和他穿過一個牌坊/樓房,來到等公車的地方。「很近,」D說著,「就在不遠的地方而已。」

公車沒別的人,很快就出發。我以為公車會在市區裡繞著,不料一個右轉就上了快速道路,然後我還注意到路旁的景色,這裡不是台灣,是巴黎?!或許我剛才經過牌坊就已經注意到了,只是現在更加確定。還是,司機說的話是法語?

下了交流道,車子停在一個黃土廣場附近,路面倒還是柏油鋪設而成的。只見司機把車停在路中間,把雙手叉在胸前,完全沒扶在方向盤,而公車竟然緩慢平順的移動著。我好奇是怎麼一回事,司機回說,這裡是第三世界/郊區,他不會駕駛,但有自動曳引車會牽動著。果然,公車緩緩轉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然後停靠在路旁。看來是目的地到了。

入目是許多低矮紅磚屋組合成的聚落,而且上下錯落,看來是蓋在山丘上。其中有戶屋子門打開著,屋內昏暗,光線不佳,裡頭有兩個女生,但我還能認得她們,但記不得她們的名字。她們說沒什麼錢,只能住在這裡。

穿過那聚落,來到個下坡處,D說要再往前,於是我們鑽來鑽去,有驚無險的下了山坡。

* * *
然後,我在恍惚中感到心跳變得好用力,意識到不能停在夢中,整個人似乎回到現實來。心仍然跳得很大力。

嚇到我了!

明明不是惡夢,也沒有驚醒,反而是心臟變得特別用力而讓我回到現實。過去曾有驚險的夢境而嚇醒,但從沒有這種情況出現。

呼~會是心臟有什麼問題嗎?

還是去跑步,別想太多!

2014年12月21日 星期日

遇見美好時光

348A7337
那天在圖書館逛著時,看到新進書櫃裡有這麼一本書,便順手拿了過來翻翻,看到有人蒐藏的星巴克城市杯數量遠在我之上,便動念想多瞭解一點,動手借了回家看看。

內容其實略乾澀:說是小故事集,裡面的故事都太短,引不出太多深刻的感受及反應;說是攝影集,具衝擊力或故事性的影像也太少,看過不會留下太多印象。慶幸不是自己掏錢買,而是借回家翻閱。

然而就一位星巴克杯杯蒐集者超過45個、如果再加上摔破的2個剛好破50如我者而言,星巴克其實代表著一段段的回憶與故事,這本書根本召喚出藏在心底許許多多無以名之的片段,從國內到國外,從以前到現在,那卻遠超過這本書的價格所能承載的。當然,那是很難用單篇文字所能詳錄的…

所以,我找出第二個舊金山城市杯,以及Pike Place紀念杯,搭配這本書,做為紀念-和星巴克超過16年的相遇。

也因此,我用了不是最常用卻是最喜歡的移軸鏡來拍下這張照片-因為慎重,所以珍藏。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24 1.4的亂逛

348A7205
好久沒拿到這種大光圈的鏡頭了,趁著天氣尚好,到處溜達一番。

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夢-舌頭、亂跳

我緊緊跟在一個國小學生後面,不曉得他會做出什麼事來。那學生先是跑上一個地下道入口處的水泥坡面,我深怕他摔下來,趕緊跟了上去,不料他這麼一跳,自己沒事,倒是撞倒一個旁觀的學生,剛好將他的舌頭咬掉,留下地上一段紅紅的芭蕉般的舌頭,卻是不見血跡。

我看了一眼那段在地上的舌頭,又再度跟著那個亂跳的學生。這回,他走進滿是H型鋼,像是工地現場似的地方,然後跳上一段像是屋簷似突起的部分,走得飛快。我幾乎要追丟他了。

* * *
好刺激的夢。那學生根本是要自殺吧。看得我好緊張呀!

雖說該是很緊張,在夢裡是如此,但醒來卻少了那種感覺,只知道「我該感到緊張」,就像是看完電影後,沒特別留下感覺。

那段像是舌頭般的東西,真的是舌頭嗎?或許根本是一根掉在地上的香腸?

香腸?佛老先生一定會說,嗯,你的陽具崇拜也太明顯了~(噗~)

按照老佛的說法,陽具是權力的象徵,所以那掉在地上的,不管是舌頭還是香腸,總之,是我失去權力了。

好吧,就這樣子吧。倒是那活蹦亂跳的小伙子,他的活力根本讓我非常羨慕呀!

* * *
回到現實吧。

前幾天和過去的同事聊天,兩個人聊得挺開心的,一來是知道對方現在過得不錯,少了許多雜事纒身,二來是分享彼此相近的想法,都還想多做些什麼事。於是我想到,可以找些有共同理念的人,一起來玩些什麼才是。那個活蹦亂跳的,不正是此刻我的心境嗎?

而那個掉在地上的,不管是舌頭還是香腸還是陽具,是說即便我沒有那個學識,我也不會流失生命力的。

哈哈,老佛,你怎麼說呢? XDD

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希遊記-航向愛琴海-下

348A2004
地中海的藍天,雲不高,甚至可說是很低。只可惜此刻的角度不佳,沒法子把藍天表現得很清楚。

348A1986
偶而會看到貨輪出現,是熟悉的EVERGREEN。

2014年12月13日 星期六

夢-學生餐廳

我和兩個朋友坐在學生餐廳裡,準備要玩自己帶來的桌遊。首先我拿了抹布把黑黑的桌子擦了一遍,抹了好幾遍後,才發現那桌子上了深楬色的亮光漆,所以怎麼擦結果都是一樣。我們坐在兩張併在一起的大桌子,就開始玩起來了。

* * *
然後其他就記不得了。

也才在前不久,和這兩位朋友聊天,大家都聊到些觸動的事。都這把年紀了,還能夠這樣子聊得盡興聊得深入,其實是很難能可貴的。

一直以來總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即便那段在外島服役的日子,當初苦不堪言,現在回想起來也是老天爺的安排,讓我有更深的體會。感謝老天爺之餘,還真是要感謝這些朋友。

這倒是扯遠了。

* * *
回到現實,單就這個夢境,我想到的是現在的工作方向,就像是由兩大塊的桌子拼湊而成,一塊是我熟悉的,一塊是我嚮往的,然則我還在猶豫,要往嚮往的方向去呢,還是停留在熟悉的?

或許,夢也給出答案了:兩塊併成一桌,不也是可以玩樂了嗎?

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火鍋趴

348A7265
許久不見的電磁爐,再度上桌。

圍繞著的是玻璃碗及磁碗,城市杯,迷迭香堅果麵包,以及沒來得及上場的大白柚。

大概是在寫論文的那一年,經常是頭腦阻塞、文不思泉不湧的,連要擠出些文字都很困難,倒是刷馬桶或動動手之類的活兒還挺俐落的,所以那段時間,幾乎每個月都找不同的理由邀不同的人來吃吃喝喝,日子也就這樣子過去了。

過了那段日子,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攤著,偷懶著,就因為當時愛漂亮把窗戶給封住,屋裡通風不良,搞得在家裡吃飯只比坐在烤箱旁好一點而已。所以電磁爐也很久沒上陣了說。

剛好寒流來,也剛好窗戶也開了眼,於是就用最方便的法子來揪團,略盡我的棉薄之力款待。

謝謝所有出席的各位。You made my day.

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

夢-舊識、論文

我回家去看老媽,電梯門打開,順手就開始把腳上的鞋子給褪下來。不料才抬起頭,入眼盡是一堆鞋子以及三輛鮮紅色的公路車,想來家裡有許多人,於是我便打了退堂鼓,不想進去攪和。正當我努力掙著腳趾,要把腳伸進鞋子時,鞋帶綁太緊,鞋舌卡住腳掌,只好蹲下來,重新鬆開鞋帶、套進腳裡。不知怎的,家裡的大門突然打開,探出個人頭來,原來是一位資深的道親。他見到我,立即招呼我進去。

進了屋裡,許多堂哥們聚在一起,我和他們打了招呼,然後就和他們挨在一起,接過他們手上的書冊。原來是大哥的論文。說是論文也有點奇怪,因為裝訂很特別,其中一部分採用牛皮紙,大部分是採用普通紙,而且書裡滿滿的眉批、分數、評語,甚至還有童年的黑白照。

* * *
是說我在避免什麼嗎?不然到了家門口卻不想進去,還是被外人發現才進屋子?

如果那是我的論文,為什麼我還要別人招呼才來翻閱呢…

這個逃避也太明顯了吧…囧…

2014年12月7日 星期日

希遊記-航向愛琴海-上

348A1962
搞了老半天,總算看到渡輪Blue Star Naxos*在眼前,到底能不能上去,完全沒有把握。因為,航運大廈櫃台、碼頭售票亭都說船票已經發售完畢,在沒有船票的情況下,只能照著指示,再到停泊渡輪的地方去賭一把了…

348A1958
稍早在雅典機場落地時,遲遲未等到行李,不曉得是在哪個航站轉到不見了,好容易跟機場工作人員拿到行李遺失證明,出了海關,只剩下隨身行李而已-相機背包一個。先拿著相機到處拍照吧,反正已經這麼慘了,我想。在航站大廈有家甜點店,漂亮的馬卡龍在揮手。價格很漂亮,差不多是台灣的一半價而已。

2014年12月5日 星期五

夢-前後進屋子

戶外突然下起雨來,我弟趕緊移動放在室外的椅子,以免被淋溼。然後,有人在屋裡召我,進去一看,屋子裡積水頗深,這大概不是只靠掃把就能搞定,於是我去後進尋找工具,看能不能找到水桶,另一個人,是我高中同學,則留在屋子裡想辦法。待我走到後進時,發現後進也是積水一片,只是有更多人拿著掃把、畚斗在掃水。

我拿了工具回到前進時,赫然發現屋子的積水已經清乾淨,想來是不需要桶子等工具,便打算拿去後進放,想不到的是,原本也是積水頗深的地方,也乾乾淨淨,露出水泥地面。

打算回到前進時,經過一座大廳,裡頭堆滿了雜物,穿過都有困難,一位社團的伙伴出現,將那些雜物堆放整齊,所有的折疊椅排排站好,清出一條走道來,瞬間又可以通過了。

只是此刻,一位以前的同事出現,吆喝著要大家遵守規定排隊云云,那些原本在後進的許多人似乎都聽到了,很快列隊完畢。我觀望了一陣後,曉得自己不屬於這隊伍,便繼續走往前進去了。

正要往前走時,在大廳的那個伙伴叫喚著我,似乎是提醒我的背包拉鍊沒有拉起。不久,另一位社團伙伴出現,問我另一個人的電話,可惜我不曉得;另一位伙伴在我走沒兩步時也出現,平常溫和待人的她,此時穿著卡其色套裝,站在不遠處。

* * *
這天是報告日,和社團沒任何關係,卻是夢到許多人,太神奇了。

從完形的解夢精神來看,夢裡出現的任何物品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值得一番對話。所以說,這次出現了這麼多人物、物品,根本是要我對話到翻掉了呀~~~

總之,最近內心很忙亂就是了。科科…

2014年12月3日 星期三

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義遊團之威尼斯大運河

348A5127
Ponte degli Scalzi,我拍照所在的位置,Scalzi橋。這橋是威尼斯本島通往Venezia S. Lucia火車站最近的一座橋。早上八點多遊客還不多,大運河上往來的都是貨運船、垃圾船等與民生大眾息息相關的船隻,以及我即將前往搭乘的水上巴士。

348A5129
上船!一大早遊客還不多,從車站這裡啟程的水上巴士乘客不及20人,幾乎都是本地人,所以我能得到船首的最佳位置。照片左方的橋便是Scalzi,右手邊的黃色建築是Palazzo Foscari-Contarini。

348A5132
啟程!鑽入橋下,這可是忍者龜才有的功夫,現在上了水上巴士也可以享用囉~

2014年11月30日 星期日

另一段旅程的開始,看不見的城市

348A1957
飛機即將降落,天色漸漸光,底下的小島依稀可見…

348A1949
在太陽尚未升起之際,遠方的月亮照著我的無眠。

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夢-澆水、接線、桌子

我在舊家的院子裡,望著兩三盆的植物,手裡拿著黃色水管在澆水。澆完第一盆,再澆第二盆,然後,不知怎的,我知道水管脫離了水龍頭,便右手舉高一端保持水壓,左手拿著另一端,走向較遠的其他盆栽,繼續澆水。只是到了最後,剩餘的水量不多,只流出一點點就沒了。

然後我人在舊家的車庫。牆上拉了不少的電線以及軌道,但都沒有完成。其中有段,我看了就是沒有連接好,導致一邊的燈有亮,另一邊的沒亮,所以動手將兩段線路接起來。只見那電線接頭處非常細,活脫脫是電阻Ω的符號,也很像是釘書針打歪了的模樣,總之,就先把電線接起來就是了。

隨後,我又看到由數個小桌子併起而成的大桌子。之所以我會曉得那是由小桌子拼起來的,是因為我看到許多的桌腳,遠超過一張桌子所需要的數量,因而認定是由小桌子拼湊而成;之所以會認為是大桌子,因為整個桌面是由數片30公分見方的大瓷磚以水泥糊成的,水泥還未乾透,看得出水痕發亮,而且還無法完全應對到底下的小桌子桌面。

* * *
就醒來了。曉得是一個陰陰的早晨,沒什麼太陽。果然在醒來的那個感覺是對的。

* * *
在澆水時發現沒水了,只知道要把最後的一滴水用盡,倒沒有因為水用完了而慌亂;見到電線沒接好,只曉得要把它們連接在一起,也沒有遲疑會被電到。一切都自動運作著,沒有絲毫猶豫。

回到現實生活。昨天去找以前的同事,他現在八方如意:工作上獲得貴人賞識、家庭中已無需太多氣力維持、學習上已行有餘力,可說是到達了人生的頂點,往後還有大好發展。和他聊了近一個小時,才發現自己眼界果然太小,把自己看小了。囧。

晚上在社團裡,伙伴分享了參加MBSR三天課程的心得,甚至是連續三年的心得,也讓我眼睛為之一亮。雖說我一開始的回應是「如來;好像來了,又好像沒來。」但我回家想到更貼近的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不正是金剛經上最重要的偈言嗎?

對自己所選擇的路感到猶豫,正是我目前的處境,往前也好,停留也好,其實對我目前的生活都差不多。然而十年後,那影響可就不同了。誰曉得呢?所以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且戰且走吧。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可不是嘛~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遊日記之最後碎唸

總算把日本行的照片給看完一遍,不管是遊玩的還是吃食的,都在自日返台一年多後的今天告一段落。

許多記憶已模糊,還值得紀錄嗎?

拖稿固然是惡習,然而細細把當時的行程從照片中找出來溫存一番,就算記憶不復鮮明,又如何呢?

要是不把這些寫下來,把照片貼出來,整個日本行就船過水無痕了…這些文章,就是我的回憶…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四色雜糧

348A7190
說是雜糧,只因為這些穀物平常出現在餐桌上的機會非常低,因而以雜糧統稱之。不過,在其他食物裡,仔細找找大概還是能看到它們的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照片裡的四個角色,從下方最亮麗的開始,逆時鐘依序是:紅扁豆、黑糯米、紅高粱、蕎麥(我過去誤為喬麥)。

348A7186
上一張是原形,這張就是變形,經過電動石磨摧殘後、信心被完全粉碎的模樣。已經是石磨最細一級的刻度,細緻度還是比不上市售的,畢竟石磨直徑等級不同,結果當然有差。

2014年11月20日 星期四

夢-甲蟲變怪獸

我在某個廣場的階梯上,或者說是某個階梯似的廣場,看到一個小小的隔間,直覺那是個廁所。我進到小隔間裡,正要解放時,發現牆面有許多特別的物品,仔細一看,才曉得那些是不同類型的甲蟲,其中一隻甲蟲看起來很巨大,約莫有我的手掌大小,只見它停止爬動後,緩慢把張開的甲殼收攏,原本龐大的身軀變成只剩三分之一大小,看得我都忘了自己來到這個隔間是要做什麼。

才想起我要解放。對著有不少青苔地衣的牆解放。

此刻,我腳邊有一個看不出來是什麼的物品,於是我瞄準了它,沒想到,原本那小小的物品,逐漸變大,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濺到尿液的緣故。剛開始還像個麻雀大小,然後像鴿子…然後像小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大到我開始怕了它,趕緊拉過半透明的塑膠拉門想把它隔開。一開始還能隔開它,沒料到當它體積變大時,竟開始想找縫隙鑽過來,到它變成土狗般大小時,已經曉得要往我這邊的拉門鑽過來了!

眼見拉門擋不住它,我嚇得拔腿就跑!

* * *
呼~好驚險!沒事我幹嘛犯賤,用尿去沖它呢?

* * *
這夢境是最後一幕,往前還有一幕或兩幕,但我已記不真切了。

就在這夢的當天,我拿了麵包去社辦,和伙伴聊得挺開心的。其中有人提到ㄒㄒ文創,說我可以去那裡開課。對喔,怎麼我沒想過那裡呢?先前我還想著只是在青年服務社之類的地區教室開課,即使還沒著手詢問,就想到要規劃出八週的課程內容。倒是伙伴丟出這麼個想法,而且還有人說可以為我介紹牽線,然後其他人便煞有介事的說了起來,真是始料未及的越級打怪呀!

不然我為什麼要被它追呢?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另一個伙伴考了研究所榜首,這也是我無形的壓力吧。

到底那追著我跑的是什麼,已不再是重點了。

2014年11月18日 星期二

遊日記-終曲的鐵道車

348A8018
Haruka遙遠號,前往關西機場的特急列車,停靠站就只有京都、新大阪、天王寺、關西機場四站而已。上了這車,就是不回頭的要離開日本了。

348A8020
不是鴨嘴獸模樣的車頭。

2014年11月16日 星期日

肉桂捲,再現江湖

348A7156
這天在超市看到有機雞蛋在特價,買一送一的大促銷,推想是因為這個檔期的薄酒萊特展佔據了大量的賣場空間,許多陳列商品都因而調整展售位置,這些雞蛋大概是因此被「遺」到某個角落而剩下一堆,最後只得落到促銷的局面。

對我而言,這是不可多得的好機會,反正雞蛋只要買了就會找到消化的管道,蛋糕一次可以用完一整盒,就算買一送一有了兩盒,也是輕鬆處理掉。所以,這次完全不摻水的全蛋肉桂捲也就因此蛋生囉~

2014年11月14日 星期五

遊日記-京都塔,最後一眼

348A7949
京都塔。從京都車站出來,就在烏丸通七条上,就能看見1964年建立、京都最高的建築物。

京都這座城市,不喜歡太高的建物,以便保留都市的風貌。一座有自信的城市。

2014年11月13日 星期四

總是要還

348A7151
是說出來混的就要還嗎?

好幾年前,買了DSM-IV,因為課程需要,被我貼上五顏六色的標籤紙以便查閱;然後又因為考試需要,整本被我翻到幾乎要脫了層皮,到最後開始不務正業後,這本手冊被我放在架上,漸漸添了黃斑長了灰塵。儘管如此,它仍不曾被我忽略,因為架上的書裡,就它最矮,就像是缺了門牙般的明顯。

好久以後的前幾天,伙伴在線上敲我,問我買不買新版的。好吧。揪團了,總是買囉。

直到昨天,才想要拆封。雖說從四版到五版有不少改變,那是在名稱上,但最難改變的,還是人心。

不是嗎?

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紅高粱麵包

348A6324
紅高粱倒入進料斗。幸好鏡頭可以這麼靠近,肉眼恐怕就沒辦法了。

348A6326
石磨啟動,略略帶著紅色的紅高粱粉流洩而出,彷彿下起赭紅色的五月雪…囧…紅高粱是受了什麼冤屈嗎…

2014年11月8日 星期六

夢-清理、貓

要把桌子清乾淨,似乎不是我的事,但好像我又得做。

在看起來像是棟老屋子的地方,有著磨石子地板,擺了些綠色塑膠桌墊的鐵製辦公桌,我在其中一個旁,擦著桌子,大概是要等某個人來吧。

不久,有人進來交待了些事,我可以走了。

來到戶外,半層樓高的一樓,在水泥架上擺了些花盆,還有個水池是FRP浴缸改成水池,有睡蓮,有孔雀魚,很有意思。

我走下階梯,來到一樓,很快進入個街區,人來人往的,和西門町的熱鬧不相上下。我走向個巷弄,上了個窄窄的木梯,注意到半層樓高的水泥梁處,有許多毛茸茸的東西在動。探頭一看,好多小貓!有的在睡覺,有的在東張西望,而背景正好就是我剛才經過的熱鬧街區…

* * *
這夢也太逼真了,我幾乎分不出是夢還是現實…Freud一定會說我最近壓抑太多事情了~ XDD

* * *
Jung和二十世紀初,將易經翻譯成德文的魏禮賢是熟識,所以他將易經的陰陽觀念帶入他的學說,形成persona/shadow,anima/animas的兩極,也就不意外了。

相較於Freud強調潛意識的影響-虛無飄渺的過去,眼不見為淨的發生,藏在腦袋裡不曉得哪個角落,Jung和道家/陰陽家的看法較為接近,認為中庸或平衡才是王道。所謂物極必反、否極泰來,人生就像是個動態的太極圖般圓滾滾的生生不息。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塞翁得馬,焉知非禍」,果然,這個夢讓我不禁感嘆,人生,太人參~

2014年11月6日 星期四

遊日記-京都車站日夜看

348A7923
旅館就在車站旁,不到100公尺處,每天都看著它、經過它,卻是沒有好好逛逛它。要離開京都的最後一夜,總算沒有行程~ ^^

巨大的量體,卻是不顯笨重,除了高挑的空間外,運用大量的鋼結構也增加了它的穿透性。

2014年11月4日 星期二

夢-帶隊

我在一個集合場,或者說是三合院更適當,要負責集合四支隊伍。

我不知該如何是好,這四支隊伍都不歸我管,我只是被指派要召集大家而已,甚至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我要做這件事。總之,我聲嘶力竭的吆喝著,才見到那些隊伍從不同的屋子慢慢走出來-原來屋子裡已經有人在下指令了,難怪隊伍開始動起來。

* * *
好焦慮的夢呀。為什麼是我要招呼這些我不熟的人呢? @@

* * *
前陣子光是準備一場簡報就幾乎要崩潰了,大概是有了年紀,對於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已經快要受不了。

作了夢的隔天,上場簡報,結果是意外的不惡,一來是有人罩著,二來是同伴都很和善,讓我順利下莊,就像是這夢裡,每間屋子都有人在指揮,一切都處理妥當。

呼~關關難過關關過,幸好~

2014年11月2日 星期日

遊日記-京都東本願寺

348A7824
這是留在日本的最後一個白天,剛好天氣放晴,再去把前些天因為下雨而無法盡興拍照的東本願寺給逛了一遍。

348A7812
阿彌陀門。說是逛一遍也有點吃力;東本願寺五點準時關門哩~ ^^"

2014年11月1日 星期六

義遊團之威尼斯大運河

348A5127
Ponte degli Scalzi,我拍照所在的位置,Scalzi橋。這橋是威尼斯本島通往Venezia S. Lucia火車站最近的一座橋。早上八點多遊客還不多,大運河上往來的都是貨運船、垃圾船等與民生大眾息息相關的船隻,以及我即將前往搭乘的水上巴士。

348A5129
上船!一大早遊客還不多,從車站這裡啟程的水上巴士乘客不及20人,幾乎都是本地人,所以我能得到船首的最佳位置。照片左方的橋便是Scalzi,右手邊的黃色建築是Palazzo Foscari-Contarini。

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49週年

陪著老媽吃完晚餐,慣例的和她去散步,邊走邊聊。

「你老爸真幼稚。」

不曉得聊到什麼,老媽話題一轉,就在數落老爸。

「那麼幼稚,呀不然你嫁給他做什麼?」

「你爸就是幼稚,還像個孩子;啥咪都要靠我。」老媽繼續數落著,但語氣倒也不完全是不滿,而是,有一絲絲對阿嬤的不滿,又有一絲絲驕傲,似乎老爸很聽她的話做了些決定,甚至她都認為是她的堅持,不然老爸當年恐怕會很慘,很慘。

我繼續挽著她的手,繼續有一問沒一問的兜著她的話。





要不是你們,我是不會出現在這世界上呀。

幼稚?不也過了這麼久嗎…XDD

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紅扁豆入麵包

348A6301
紅扁豆。

348A6302
倒進石磨。

那天在迪化街看到這色彩鮮豔的穀類,連標示牌都沒看,就直接要老闆包了2斤回家。不為別的,只要是要磨成粉,摻進麵包裡,看能不能讓麵包增添些色彩而已。話說為了增加麵包的顏色,我已用過不少食材:紅酒、南瓜、紅高粱、黑糯米、可可粉…

2014年10月27日 星期一

遊日記-金閣寺

348A7777
這是此行日本遊的最後景點;the last, the best。最後一個總是最美好。

不是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那太文學、太壯烈、太現實了;也不是幕府將軍足利義滿的鹿苑寺,那離我太遙遠、太貴族了。這是屬於我2013年夏天的金閣寺-藍天、綠樹、金閃閃-有點遠又不會太久遠的去年。

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夢-搭捷運、朋友

我進了捷運中山站,準備搭捷運回家。迷糊中,沒特別注意到自己來到哪個月台,看到車子進站,下意識的就上車了。那前往月台的方式很特別,很像是電梯的車廂,要搭乘哪條路線,就要到那部電梯車廂去。

過沒多久,捷運從地下穿出來到地面,過程之快出乎我的意外。是我搭錯方向了嗎?看看遠方的山景,以及熟悉的街景…這是民生西路、馬偕紀念醫院附近哩…捷運總算停了下來,我想自己是不是搭到新的路線,所以才有這一站。

停了站,我又再往車廂裡面走一點,免得擋到後面進來的乘客。只見車門打開後,我身處的車廂竟然有好多透明玻璃,而且車廂只有一節,簡直是公車來的。我緊靠著車廂底端的不鏽鋼扶手,有個小朋友也鑽過不鏽鋼桿,在我的左手邊站定。不久車子開動,我想下一站大概會繞到民權西路站,那樣我就可以改搭正確返家的車次了,便放心的東瞧西望周遭。

車子穿行在窄窄的街道中,有幾段路是逆向而行的走在專用車道上。也是,這是捷運。然後經過某兩棟建築物的縫隙時,我看到不遠處有座高架橋,剛好有輛和我所搭乘的車廂一模一樣的藍色塗裝車輛,慢慢的往上爬升。

車子再度停下,我聽了廣播確定這班捷運沒到我要去的地方後,便下了車,想說坐回頭去到原來的捷運站,大不了多花些時間而已。果然,我下了車,那班捷運(該說是BRT才是)便開上了高架橋,越過堤防,就往三重去了。

看著BRT走掉,我走回彷如地下街的車站裡,或說是有天篷的市集,好巧看到好友B,他也在這市集裡。我們邊走邊聊,來到一家店鋪,除了牆上張貼著大型海報外,展示台上有些個提袋背包。我拿起其中一個托特包,意外的輕盈,也遞過去給B。

* * *
B到底有沒有接,好像有,也好像沒有,因為我醒了…

搭錯車,即早下車即可,不必太擔心,就當順便看風景吧。我是這麼解讀自己的夢,也是這麼解讀我的生活的…

最近好多夢,我都有相似的解讀,真有意思,哈哈~

2014年10月23日 星期四

食日記-京都ル・プチメック (Le Petit Mec)

348A7758
這家麵包店,也是從tabelog上找到的。據說一星期只經營三天,要是沒抓好時間來,可是會槓龜的。洋紅色的店面外貌,很容易相認,整個街上找不到相似的哩~

在tabelog上,ル・プチメック (Le Petit Mec)分數是3.88分,列入前5000大裡面。儘管4分以上已經是難得的好店,但3.88分的評價算是不錯的了。是說,那已經是很高的等級了。

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夢-紙盒、保管箱

我走到某棟建物的地下室時,隨手買了個紙盒套件,只見地下室裡已有不少人坐著。我坐了下來,打開紙盒後,裡頭有幾張硬紙板,有一兩疊的紙牌,還有不少的塑膠/木頭製成的小玩偶。才發現原來是地下室有個展示間,裡頭正有兒童生物或是玩具展之類的,而這個套件剛好可以當成參訪過後的溫習,也可以拿來當成玩具,難怪現場有不少的成人帶著孩子一起進來。

這紙盒對我也沒有太大的用途,於是我看了一對親子,孩子大約是小學低年級、母親似乎年紀大了些,他們的提袋書包外套都整頓得不錯,便走了過去,把那套件遞過去「送給你們,」然後我走往樓梯的方向。聽到有人在耳語「那可以拿來賣呀」、「不然打折也可以吧」,我是聽到了,置之不理。

到了另外一處,更像是展示館,只是沒什麼人而已。我走向櫃台,說明來意,是要來看我父親的保管箱,但我沒有鑰匙。管理員知道我的來意,也沒提出什麼要求,只要我在薄薄的申請書上註明探視即可。我彎著腰寫了自己的姓名,勾選了幾個項目,不多久一個穿著深藍色制服的警衛走向我,和我聊了起來。此時,陸續有人推著打臘機、水桶、拖把…等工具從保管室裡走了出來-是在打掃呀。

* * *
突然想到老爸。

老爸是在銀行租了個保管箱,在他過世後,保管箱也沒有去退掉,倒是後來續約時,老媽提不出老爸的身分證,便打算退租。偏是往生者要退租保管箱,要會同國稅局辦理才能進行,這…反正到現在還是一場亂,只是國稅局已經搞定了,名字尚未變更為老媽,又是一堆文書手續。

這些手續搞得人好煩。

* * *
我幹嘛跟人家湊熱鬧去買個什麼紙盒玩具呢?自己又用不到…幹嘛再去讀書?我又不需要…

* * *
夢境和現實交錯,正好反映了我的現況:勉懷過去、盒以自婊。

2014年10月19日 星期日

紅酒桂圓乾,再來

348A6277
向雷夢訂的4斤龍眼乾到了(詳見上一篇:超過600天的酒漬桂圓),為了要趕快接續酒漬桂圓乾的製造,於是我又開始動起來。左方的玻璃罐已經裝了2斤的龍眼乾,剩下來的2斤剛好拿來拍照紀錄。

348A6279
龍眼乾的特性就是黏,非常的黏,那可是雷夢老爸心心念念守護出來的甜蜜,所以非常濃郁。使用叉子就是為了讓雙手保持乾爽以便拍照呀~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夢-自由入座的餐廳

我在一家餐廳裡,裡面立了有不少的桿子。這些桿子看來很像是旗桿,又很像是漁船上豎起來的鐵桿,雖然我不曉得到底是幹什麼的,至少讓這個餐廳變得頗有特色。

我挑了餐廳裡最大的桌子坐下,其他那種四人座或雙人座的,我有稍微看了看,但還是被我無視。

那大桌子很特別,是不規則的楕圓形,擺放的椅子也形狀各異,有貴妃椅、有大沙發、有凳子,好幾款。我挑了個三人座,不久,右手邊有個櫻花妹,先放了她的背包,人就不見了。隔了陣子她的餐點上來,櫻花妹才再度出現,見到她的餐點還有些意外。

* * *
奇怪了,我幹嘛那麼注意別人的餐點呢?

而且這個夢好像也沒有終點哩…真奇怪…還有我到底進那餐廳是要幹嘛呢?

這好像是我現在的心情:我到底進餐廳是幹嘛呢…囧…

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

超過600天的酒漬桂圓

348A6231
從2013/1/26起,這罐裝了白葡萄酒浸漬桂圓的玻璃罐便一直存放在廚房的櫃子裡,陰陰暗暗的,完全忘了今夕是何夕。

剛好向友人雷夢訂購了她們家的龍眼乾(詳見:我家出產龍眼乾【2011年更新版】+2014年訂購資訊),這表示我又有新鮮的龍眼乾即將進來,於是這罐便被我從暗無天日的櫃子底起了出來,見客!

2014年10月13日 星期一

夢-陡坡

我在一個市集裡逛著,依稀是傍著山坡,有不少人大概是發現了明星在追著,其他人則是慢慢的逛著這些攤位。我也慢慢走著。

不知何時,我來到一個黃土坡,山勢有點陡峭,兩旁都是高山。似乎這條山徑是從高山中硬生生的開發出來的。在黃土坡上,我騎著機車,死命的催著油門,奈何山勢太陡,機車馬力不足,我還是半推半牽的把機車給騎到山徑的盡頭-根本是來到懸崖,遠方是高原上的聚落群,就像是秘魯的馬丘比丘一般。幸好我不是一路把機車騎上來,不然恐怕就要衝到懸崖下了。

只是,當我返頭想要下山時,才發現陡坡近乎垂直,要騎車下山還不如直接滾下去。怕自己摔死,只好就地找了個小小的平台,架好機車,又看到附近有間小屋,剛好可以過夜。

不久,遠遠聽到轟轟轟的引擎轉動聲,直覺知道是直昇機,它過來把我的機車吊下山!

* * *
這個夢在剛起床時非常鮮明,還信誓旦旦的以為不會被我遺忘,因為我已經在腦海裡想過一回,覺得自己沒理由會忘記它。

果然,當我想坐在電腦前把它記下來時,還是忘記了;直覺知道有個夢要記,但怎麼就是想不起來。通常遇到這種情況,我會覺得有點懊惱,然後過一陣子這懊惱就跟夢一樣的煙消雲散了。

如果就只有這樣的話,我也不會把這篇找回來了。

* * *
我已經忘了想把夢記下來這件事了。

就在晚上從廣播裡聽到李宗盛的「越過山丘」這首歌,
然後,
整個夢境竟然華麗的在我腦海裡展開,彷彿我重回夢裡,目睹著這一切…

* * *
回到現實生活:似乎有些東西我懂了,特別是在聽了這首歌之後,不必再那麼堅持了…



http://youtu.be/_qNpR1Ew5jA

山丘
詞曲:李宗盛

想說卻還沒說的 還很多
攢着是因為想寫成歌
讓人輕輕地唱著 淡淡地記著
就算終於忘了 也值了

說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僥倖匯成河 然後我倆各自一端
望著大河彎彎 終於敢放膽
嘻皮笑臉 面對 人生的難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快要老了
盡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

因為不安而頻頻回首
無知地索求 羞恥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個山丘

越過山丘 雖然已白了頭
喋喋不休 時不我予的哀愁
還未如願見著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丟

越過山丘 才發現無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喚不回溫柔
為何記不得上一次是誰給的擁抱
在什麼時候


我沒有刻意隱藏 也無意讓你感傷
多少次我們無醉不歡
咒罵人生太短 唏噓相見恨晚
讓女人把妝哭花了 也不管

遺憾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已經老了
盡力卻仍不明白
身邊的年輕人

給自己隨邊找個理由
向情愛的挑逗 命運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還手 直至死方休

越過山丘 雖然已白了頭
喋喋不休 時不我予的哀愁
還未如願見著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丟

越過山丘 才發現無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喚不回了溫柔
為何記不得上一次是誰給的擁抱
在什麼時候


喋喋不休 時不我予的哀愁
向情愛的挑逗 命運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還手 直至死方休


為何記不得上一次是誰給的擁抱
在什麼時候

2014年10月11日 星期六

遊日記-史上最強陰陽師所在晴明神社

348A7739
晴明神社。越過這個島居之後,我就進入最強結界,妖魔退散、小人退散!

348A7715
淨手處。HDR開啟,顏色特別豐富。

我是讀了夢枕獏的陰陽師之後,才曉得安倍晴明這號稱日本史上最強陰陽師的發跡處就在京都,而且他還有個很好的朋友-博雅,一如華生醫師之於福爾摩斯,許多故事就在兩個人的交談中展開,頗有意思。

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夢-竹橋、家族

我走在一座竹橋上,搖搖晃晃得非常厲害,剛開始還能用走的,到後來,實在是太晃了,只好手腳併用的爬了起來。

這座橋的形狀很特別,起始處都還算平緩,慢慢到橋中央時突然升高,凸了起來。正當我開始彎下身子準備爬過橋時,看到清澈的橋下溪水中似乎已經有人在那裡,然後對向而來的一個男生,顫顫巍巍的,他左手握著的扶手竟然彈了出去,只見他身子一半幾乎要離開橋面。幸好他身後的人機警的把他拉了橋面,才沒有掉下去。看到他這樣子,再加上橋面突然上升,橋身也變得光滑,我也就順勢手腳併用的爬著經過了這群人。

總算過橋了。

這裡是一片荒草,我急著去和我的家人會合,這荒草區還散布著幾座墓碑,我得小心別讓自己踏著別人的墓碑才是。

慢慢的我走向右前方的水泥建物,才發現是舊家,已有姪女、老媽、大哥在裡頭。

* * *
讀著一些不怎麼有趣的書,還真的好累,手腳併用還不曉得能不能順利過河哩…

嘆…

2014年10月7日 星期二

台北街頭,沒有相機

IMG_20140724_160657
新加坡舞廳。某天我在台北街頭亂亂走,沒有相機在身,權以手機作為紀錄。儘管不是神器,留下影像也夠了。

我知道黑美人、五月花,都在延平北路二段附近,偏不曉得新加坡舞廳的存在。是我孤陋寡聞,太少上舞廳酒家了…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