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10日 星期日

Piano Sonata No.21 in C, op.53 "Waldstein" / Beethoven 華德斯坦奏鳴曲

這個小傢伙,我剛認識他時,才小一而已。

靈活的眼睛,很喜歡跟在我後面跑,尤其是在那廣大的草地上,他可是追得我頗緊的。
那時我對他的印象,僅是個有點害羞的小男孩。

在他小五升上小六時,我成了他們的後母,
他還是一貫的,呃,敏感,
反應很快,卻也有些靦腆,
因此許多人喜歡拿另一個女同學開他玩笑。

我知道他喜歡彈琴,甚得音樂老師喜愛,
可是要聽到他的琴聲,怎麼努力都沒什麼用,
實在是太害羞了,以致我用盡各種手段,
也只是得到他的敷衍,看來我這個老師還當得挺失敗的,
連個學生都勸不來。唉。

去年,在奇摩家族上得知他要在學琴的音樂教室發表,
當天我從長途旅程回台北來,匆匆忙忙的跑去那音樂教室,
幸好我趕上,沒錯過他的演奏,
並且在最後和他的指導老師寒喧,
開玩笑的和那老師提到,
我想要聽貝多芬的華德斯坦,
這首,上次聽現場演奏是在九年前的新莊文化中心,
一位我在馬祖認識的士官,光仁音樂班出身,
退伍後再去就讀音樂科系的畢業演奏曲目之一。

貝多芬中期的奏鳴曲代表作,
有繞指柔的段落,有幾乎要站著彈的力道,
有運指如飛的地方,
這個難度,就指導老師的話來說「音樂科系的畢業公演曲目」,
可這個小傢伙,離開國小後越來越有他自己的氣質,
去年的他大概也不知道這首曲子是圓是扁,
他聽了我的話也只是在一旁傻笑,不知我用心險惡。

就這樣子他被我給賣了。

浮士德跟魔鬼簽契約,對他的好處多多,
可這小傢伙也不曉得自己會得到什麼好處,
也沒想到自己國中二年級將升三年級,學測壓力會有多大,
他還是答應下來。

當他向觀眾致敬完畢,在鋼琴前坐下來的那一刻,
他的背脊挺直,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放上琴鍵,
樂譜裡平行線上黑色荳芽菜,行雲流水般的化為樂音充盈著整個空間,
他的手指飛快的在黑白鍵上敲擊著熱情,
有那麼一刻,眼水在我眼框打轉,
這個小傢伙,已經走在自己的路上了。
謝阿傑,好樣的!

1 則留言:

  1. excellent put up, very informative. I wonder why the opposite experts of this sector
    don't realize this. You must proceed your writing.
    I am confident, you've a huge readers' base already!


    Feel free to surf to my website - sprawling lawn lends

    回覆刪除